• 人离镜头近了,就是一张变形的脸。

    很多事,一走近,或身在其中,就会变成另一个样子。

    很多人,一靠近,就变了。

    所以,很多关系,永远若即若离。

  • 地方公司进贡了优质的板栗,新鲜得水灵,个头大得吓人。
    中秋越来越近了。

    时间真的快到令人措手不及。
    这个星期过完,这段死了的感情的头七尾七就都过了。而“守孝”的我也该让自己解脱了。死都死了,除了节哀顺变。难道我还跟着去死不成?

    天冷了,穿起了厚的长袖长腿睡衣。
    早晨穿衣,开始在衣柜里寻觅厚的衣服,看着那些去年冬天添进的衣,满脑子都是去年冬天的画面。
    又冷了,冷得那么快。
    出的太阳都是冷的。

    我穿着冬天的睡衣裹着毯子却在吃冻的桂圆。
    这种吃法是一年多以前偶然在阿霞家学到的。
    捡了甜蜜核小的桂圆去了皮放在碗里,在冰箱里冷冻,吃的时候脆脆甜甜的,口味很好。

    我总是喜欢在大热天吃火锅在大冷天吃雪糕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2/12/happuyes,20060912221038.jpg

    那么多的动物,都会表达自己的感情。
    狗儿乐了就要尾巴,鸟儿乐了就歌唱。
    只有人,会伪装,会隐藏,除了自己,没人知道自己在想啥。
    不知道这算是进化还是退化。

    而我恰恰是伪装和隐藏都不怎么精通的人。
    不知道这算是保留了优点还是没净化好?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2/12/happuyes,2006091222179.jpg

  •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118.jpg

    在说什么在做什么在看什么在想什么。

    很多时候我就像是游离在灵魂之外的另一个我。

  •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237.jpg

    看细细的浪冲击在碎石上。
    它们什么时候才会没有了棱角?
    我呢?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8.jpg

    总是要在这样的时候才可以松懈下来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11.jpg

    热闹和孤独总是一起出现。

   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。。。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。。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20.jpg

    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,等一个总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。

    看不见,就期盼。看不见,就慌张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329.jpg

    可不可以,就这样给我答案?关于所有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43.jpg

    背着气瓶沉到水底的时候,看到的是更胜于水面的蓝。长长的水草摇曳,鱼虾游动,终于觉到了放松。。。

    很多时候,我就像一只身不由己的鱼,飘游在这个世界,没有氧气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217.jpg

    看过宽宽的水,就什么都可以忘记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22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