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237.jpg

    看细细的浪冲击在碎石上。
    它们什么时候才会没有了棱角?
    我呢?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8.jpg

    总是要在这样的时候才可以松懈下来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11.jpg

    热闹和孤独总是一起出现。

   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。。。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。。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20.jpg

    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,等一个总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局。

    看不见,就期盼。看不见,就慌张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329.jpg

    可不可以,就这样给我答案?关于所有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43.jpg

    背着气瓶沉到水底的时候,看到的是更胜于水面的蓝。长长的水草摇曳,鱼虾游动,终于觉到了放松。。。

    很多时候,我就像一只身不由己的鱼,飘游在这个世界,没有氧气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217.jpg

    看过宽宽的水,就什么都可以忘记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22.jpg

  •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1915.jpg

    东张西望着。

    否则只是低头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536.jpg

  •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33.jpg
  •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17.jpg

    安逸自得地蹭着暖,眯眼,瞌睡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10/7/happuyes,20060910122051.jpg

  • 2006-09-07

    补照片来了 - [眼中色彩]

    那天没贴的照片今天一起贴上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256.jpg

    最近忙得开花。
    每天像飞轮一样转。
    我就不明白,怎么事情一下子多了起来。
    那一段心情不好的时候,压下很多事,但上个月初我铆足了劲全都解决了。可是好像就是从那以后事就没断过,每天都在赶工,做很多工作,没功夫喘气。
    不过还好,看起来领导还算满意。
    希望自己能坚持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243.jpg

    明天要给地方公司的人培训。
    我花了整整一天为这次培训做教材,教材很细,因为我怕第一次给别人讲课的我讲不清楚或者讲漏了什么。

    我挺开心的,去年底是别人讲给我听我拿个小本儿密密麻麻的记录,而现在,我可以给别人讲了。
    我做了一份很精致的教材,配了讲解图,很详细,自己很满意。
    我做了一个封面,著名了编写者的名字,就是我,那一秒我有点得意,觉得自己像完成了什么大著。
    我想我总会进步的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232.jpg

    法政终于看完了,还是非常喜欢欧阳正华,很气质的男人——虽然他长得傻头傻脑,可是很可爱。他的角色总是讨好,事业成就,心思细密,长情专一。。。
    今天开始看爱情全保。我在想,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保险,我一定去买一份,让它保我的爱情长久坚定。
    可事实是这就是做梦,呵呵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221.jpg

    又两个人莫名其妙地结婚了,吉普赛似的女人,文静腼腆的男生,两个不搭伽的人偶然的碰面,到现在才短短三四个月。
    想起那会第一次听说他们在一起,那也不过是一个月前。
    可现在,他们打了证,十一月就办礼了。
    意外,加不理解。
    再联想办公室前不久打了证的男人。
    更加不可思议。
    我不知道是不是到了那样的年岁就非得娶一个嫁一个。
    我越来越不理解婚姻这种东西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25.jpg

    这些事总是会影响我的心情。
    它们一直在动摇我的信心。
    这几天状态又不大好,多少与它们也有些关系。
    其实我早就不相信了。
    但那天遇到11,听他说一些话,我想我不会放弃了,一点点希望也不会放弃的。
    我倒意外,和11认识很偶然,没说过几句话,可那晚说了那么多。
    他新婚,听他说起来好幸福。
    在他那里找到了对感情的信心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136.jpg

    我其实很讨厌不停地剖析自己。
    很变态。
    很累。
    可我总这样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123.jpg

    我也许并不了解自己。

    最近总是在自己开始分析的时候强迫自己掐断思维,不分析自己,也不分析任何事。
    我想轻松一些。
    很多事,分析明白了,却仍然无能为力,又何必让自己心明眼亮却没法改变?倒不如什么都不想,傻人有傻福,顺其自然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112.jpg

    昨晚去吃了火瓢牛肉。
    说了很多话。
    其实,我还是很多怀念和回忆的,关于所有会感动的事。

    人开始越来越多的回忆,是不是因为开始老了?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046.jpg

    吃饭回家来继续研究了很久我的FY920。
    以前机械的那种我始终都不会用,本以为自动的会简单,没想到仍然很复杂,我和它还要很长时间去磨合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032.jpg

    其实老实说,最近想法很多,但事实上什么都不想动。
    还好,逼迫着自己去做了一些,也似乎有些成果,也算是给自己的安慰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2012.jpg

    总是觉得很累。

    今天更加地这样觉得。
    我似乎又处在生病前期了。今天的状态相当不好。
    也怪自己,眼看着变天了还穿个背心就出门了,这么着在冷空气里飘了一天。
    虽说自己也没觉得冷,可也许还是中招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1958.jpg

    那天小Fish说起那边又要卡拉OK比赛了。
    转眼已经一年了。
    好快啊。
    可是那时的所有,居然那么那么清晰。
    我们手拉手在舞台上唱着姐妹的歌,忘了是比赛,那么投入,是唱给对方的歌。
    可是远了,真的远了,那样的生活,已经回不来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1942.jpg

    最近总在幻想小Fish回来以后我们的生活多惬意。
    两个人那么近,吃饭下班都可以一起,玩和逛街也在一起,就像当时一样,好姐妹,明目张胆地要好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1928.jpg

    小Fish的博换了版,浪漫的粉色,婚礼的氛围。
    我喜欢看到幸福,才会让我有希望。
    在我根本已经不相信的时候,是那些点点的幸福让我重新相信起来——虽然现在还是将信将疑,但,至少我没有绝望。
    我是多么不原意相信这个世界的丑恶,可是总有那么多事证实着这一点。
    还好,还有这些缤纷的亮光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5/12/happuyes,20060905231911.jpg

    我不知道国庆的长沙行还能不能实现,也许要搁浅了。
    想起这一点我有些郁闷,尤其想起那边的朋友,很多的想念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7/1/happuyes,200609071459.jpg

    算了,等到那个时候再安排了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7/1/happuyes,200609071452.jpg

    上面这张照片其实我很喜欢,可是没想通,自己当时为什么手抖了,抖成这样。。。真像抽风!好遗憾。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7/1/happuyes,200609071438.jpg

    我又晒自己了,忍不住就跳到屏幕上晒太阳。

    http://images.blogcn.com/2006/9/7/1/happuyes,200609071354.jpg

    可是这两张PP看起来不好看。只是好玩,贴上,无所谓了。
    PS,我总觉得自己的鼻子长得很奇怪。